网站首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登陆 注册 搜索 自选风格 论坛状态 论坛展区 我能做什么

>> 战争有关的模型、收藏品、游戏、电影、电视、文学等等……
战争研究论坛休闲区[战争周边] → [原创]小说《暗流边缘》

  发表一个新主题  发表一个新投票  回复主题 您是本帖的第 8340 个阅读者浏览上一篇主题  刷新本主题   平板显示贴子 浏览下一篇主题
 * 贴子主题: [原创]小说《暗流边缘》 保存该页为文件  报告本帖给版主  显示可打印的版本  把本贴打包邮递  把本贴加入论坛收藏夹  发送本页面给朋友  把本贴加入IE收藏夹 
 桂中先知 男,离线
  
  
  等级:一等兵
  文章:17
  金钱:174
  注册:2017-3-13
给桂中先知发送一个短消息 把桂中先知加入好友 查看桂中先知的个人资料 搜索桂中先知在[战争周边]的所有贴子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桂中先知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楼主

短篇:老兵


  深夜,一个着装脏兮兮的中年流浪汉,手里拿着酒瓶,身上散发着浓厚的酒味走进巷子内,流浪汉姓莫,这里就是他的家,已经住在这里有十年了。

  老莫抬眼看到一只陌生的狗躺在自己的“床”上,但他只是晃晃悠悠的走向那堆废纸板。

  边境牧羊犬从废纸板上站起来惊恐的看着流浪汉,夹着尾巴慢慢的退到墙角,它看着流浪汉走到废纸板倒下鼾声大作,也稍安心的缓慢爬下蜷缩在墙角。

  第二天,老莫醒来看见边牧已经不在了,但是晚上他又在墙角看见了它。

  老莫继续过着周而复始的日子,对于边牧的存在漠不关心。

  一周后的晚上,老莫往常一样躺下就睡着了。

  边牧看着睡着的老莫,试着主动接近老莫,它缓缓的走到这个乞丐身边蜷缩着躺下。

  可能缘分就是这样吧。

  时间又过了一周。上午,老莫被街上的鸣笛声惊醒,坐起来晃了晃剧烈疼痛的头。

  边牧看见老莫醒过来,趴在地上摇着尾巴,用鼻子指着放在地上一只鸡腿。

  老莫转头看了一眼,只是站起来径直的走出巷子。

  边牧看着老莫消失的背影,伤心的低嚎了一声。

  此后,边牧还是叼着东西讨好老莫,而老莫依旧是漠不关心。

  直到这一天的晚上,老莫又是醉醺醺的回到巷子,但是边牧却不在那里,心中一丝想念闪现即逝。

  他躺在“床”上看着繁星点点的天空,不自觉的陷入回忆中,耳边响起枪声,爆炸声,眼前浮现出硝烟弥漫的。。。。。。。每次回想过去,依旧是心潮澎湃,十几年的军旅生涯是老莫人生自豪的资本。

  突然,老莫的回忆被噪音打断,他有所期待的坐起来,看见边牧正在一瘸一拐的走进巷口。

  边牧看见老莫以后,身体支撑不住,四脚瘫软瞬间趴在地上喘着粗气。

  老莫跑到边牧身边,看见边牧的身上是遍体鳞伤,他转身跑到废纸堆,把纸堆掀开,拿出一张木板。

  他拿着板子回到边牧旁边,尽量轻轻的抱起边牧放在木板上,双手托起木板跑出巷子,作为流浪者的他,走遍了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很清楚最近的宠物医院在哪里。

  老莫跑进宠物医院,走到咨询台轻轻的放下木板,宠物医生简单检查后看着女护士说:“准备手术。”

  护士和医生一起举着木板把边牧抬进手术室,手术进行了两个小时。

  老莫看见女医生走出来,用表情在问怎么样了?

  女医生说:“手术成功,好好养养就行。”

  老莫解开脏兮兮的外套,用力撕开里面内缝上的口袋,拿出一沓现金交给女医生,“这不是我的狗。”说完转身离开了医院。

  两个月的时间,老莫的生活随着时间的流逝,在悄无声息的变化着,他没有像以前深夜的时候回到巷内,更没有拖着醉醺醺的身体。

  上午,老莫在睡梦中被脚步声惊醒,他本能的坐起来,看见边牧脖子上拴着绳子,被宠物医院的那位女医生牵着走进巷子。

  边牧看见老莫激动的摇着尾巴。

  女医生一松手,边牧扑到老莫的身上,激动的舔着脸。

  老莫没有再掩饰,高兴的抚摸着边牧的头,看见宠物医生走过来就站起来。

  女医生从口袋里拿出钱和发票说:“是狗领着我来的,这是剩下的钱,发票。”指着边牧说:“狗链子也算在里面了,还有疫苗接种。”

  老莫接过钱,说:“好。”

  “你最好带狗去办个养犬证,再见。”女医生说完看着边牧挥了挥手离开了。

  一人一狗从此互为依靠,晚上靠在一起取暖。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本该就这样归于平静的生活。

  这一天,老莫经过一家肯德基店的时候,在垃圾堆里捡出一些完整的鸡腿,火腿肠回到巷子等着边牧。

  老莫边喝酒变等边牧的时候,从巷子外就听到边牧急促的脚步声。

  果然,边牧慌慌张张的跑进巷子,跑到老莫身边惊恐的哀嚎。

  接着,老莫看见有三个人走进巷子内,看穿衣风格明显是混社会的小混混。

  边牧夹着尾巴躲到老莫的身后。

  老莫看见边牧的样子猜出,上回边牧受伤是怎么回事了。

  为首的平头混混看着老莫说:“难怪这条狗还没死。老东西,是你治好了这条狗?”

  老莫坐着平静的说:“是。”

  平头混混走到老莫面前,低头看着老莫笑着说:“这是我的狗。”

  老莫依旧平静,问:“有什么凭据?”

  “我说的话就是凭据。”平头混混说着把手伸向边牧的脖子。

  但是,边牧对着混混吠了两声。

  平头混混看着边牧:“你个狗东西!”抬脚踢向边牧。

  老莫抬手及时抓住了脚踝用力往前一推。

  混混跌跌撞撞的后退几步,站好以后骂道:“妈的,找死是吧!”转身看着两个小弟说:“给我往死打!”

  老莫把边牧护在怀里,忍受着两个混混的拳打脚踢。

  两个混混打到气喘吁吁才停手,看着为首混混问:“武哥,怎么样?”

  平头混混抽着烟走过来:“老东西逞能是吧?行。”说完抬脚踩烂老莫捡来的鸡腿,然后举起酒瓶把酒洒在废纸板上,空气中弥漫着酒精味。

  “嘿嘿!”为首混混把烟头一扔,废纸板就烧了起来,看着火越烧越旺,两个小弟哈哈大笑。

  平头混混看着老莫一脸奸笑着说:“老东西,如果你想要这条狗也可以,我卖给你。”他说着把拽住边牧的脖子接着说:“这只可是边境牧羊犬,看你这样子,不多五千,凑到钱了,到西岸码头找我武哥。”说完把狗递给一个小弟说:“走吧。”

  老莫慢慢的站起来,看着三个混混的背影,眼睛突然变的冰冷,嘴角挂起久违的冷笑。

  因为老莫很清楚平头混混说出那一番话的真实想法。

  他现在要下个决定,如果事情真的按自己所预料发生,真的要杀掉他们吗?如果不杀,他们事后肯定会找自己报仇,如果,到时候自己还是理智的正当防卫,一定会像老套的江湖电影,一个接一个的所谓大哥为了所谓的面子而帮他们报仇。。。。。。

  第二天,晚上十二点的西岸码头,已经废弃的码头上,没有人烟灯火,只能听到海浪拍打防波堤的声音。

  边牧被铁链锁住,趴在地上精神涣散着低声哀嚎着,三个混混刚回到自己用几个废旧集装箱做成的“家”,为首混混看着哀嚎的边牧,脚一用力把沙子踢向边牧说:“妈的哭丧呢!”

  边牧被吓到惊恐的站起来,惊慌失措的跑来跑去。

  为首平头混混看着边牧不知所措的样子哈哈大笑。

  三个混混想继续“作弄”边牧的时候,看见边牧突然兴奋的叫了两声,接着他们听见:“钱我带来了。”

  平头混混转身看见老莫:“呦,还真来了。”说着吊儿郎当走近老莫“带了多少钱?”

  老莫递给一个纸袋说:“就像你说的五千。”

  “行啊,看来有点钱啊。”平头混混喜气洋洋的接过钱袋数了数,然后把钱递给一个小弟,转过身接着说“钱留下,你可以走了。”

  “按昨天的说的交易,五千块买你狗。”老莫平静的说。

  “老东西,想活命赶紧滚,这钱就当是你的买命钱。”后面一个黑衣小弟嚣张的说。

  三个混混不屑的看着眼前的老乞丐。

  “果然如此。”老莫朝着平头混混的脸打了一拳。

  平头混混不经意间被揍,顿时恼羞成怒:“妈的,找死。”接着开始对老莫拳打脚踢,两个小弟见状也过来。

  老莫任由平头混混出拳出脚。

  平头混混也刚打的兴起,左脚进步打出右摆拳。

  两个小弟刚要动手。

  老莫对着平头混混快速右脚进步,左臂挡住右摆拳,接着起左脚用力踩向左腿,一脚“咔嚓”踩断了膝盖。

  随着“啊!”一声惨叫,划破宁静的夜色,平头混混坐在地上惨叫“我的腿”。。。。。。

  趁两个小弟还没反应,老莫对着右边长发小弟,起脚扫踢中路,直接踢中左肋,长发小弟捂着左胸半跪在地上,疼得只能干嚎。

  另一个黑衣小弟知道不妙,本能的转身就要跑,可是已经晚了。

  老莫纵身一跳,黑衣小弟被一脚踹中后背趴在地上。

  老莫跑过去,没有任何犹豫,一脚踢向颈骨,黑衣小弟瞬间毙命。

  长发小弟目睹情况,先是惊恐的看着老莫,接着忍着剧痛本能往后退,看着接近自己的老莫,长发小弟眼睛中充满求生的渴望。

  可是,老莫依旧走近长发小弟,一手拖住下巴,另一只手放在头顶用力一拧,随着“咔嚓”一声,长发小弟栽倒在地。

  为首的平头混混看到第一个小弟死壮以后,早已忍着剧痛拖着伤腿一瘸一拐的逃命。

  老莫一步一步的走向平头混混。

  平头混混抬头惊恐的看着老莫,他张嘴刚要说什么,老莫一掌打在喉咙上,接着掌变爪用力一捏喉管,混混被掐断气管而死。

  老莫平静的看着尸体,依次确认了三个混混的死亡,

  他走到边牧身边,解开铁链,摸了摸边牧的头“等我。”

  边牧静静的坐在原地看着老莫。

  老莫沿着码头的一边走了五分钟,这里停着一艘充气艇,他驾驶着充气艇回到了杀人现场。

  他带上皮手套,从艇里拿出重重的铁丝网。

  他用铁丝网缠绕好三具尸体,之后把尸体搬到了艇上。

  深夜一艘充气艇驶离西岸码头驶向大海的方向,小艇到达某处海域停下,从艇上扔出三具尸体。

  回到岸上,老莫解开外机扔到艇内,把剩下的汽油倒在艇上,之后将艇推离岸边。

  他看着充气艇飘离岸边以后,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点火以后扔向充气艇。

  他看着充气艇起火燃烧,马达爆炸,沉没。

  之后,老莫转身离开,喊了声“走!”

  边牧噌的站起来冲向老莫。

  一人一犬一起消失在宁静的夜色中。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20-4-30 13:37:36编辑过]
点击查看用户来源及管理<br>发贴IP:*.*.*.* 2020-4-30 13:36:21

本主题贴数17,分页: [1]

 *树形目录 顶端 
主题:  [原创]小说《暗流边缘》(390字) - 桂中先知,2017年3月13日
    回复:  短篇:老兵  深夜,一个着装脏兮兮的中年流浪汉,手里拿着酒瓶,身上散发着浓厚的酒味走进巷子内,流浪..(7629字) - 桂中先知,2020年4月30日
    回复:   [B] 沙漠死神行动[/B] [B]2018年8月29日,北京时间,清晨6时15分[/..(21161字) - 桂中先知,2018年4月26日
    回复:     那是二零一二年一月的某一天  周清已经是一名班长,他正带领一班进行手枪射击训练。  这个时候..(12721字) - 桂中先知,2017年3月13日
    回复:    第十三章尾声  周清回到家,几天的奔波和伤口,身体很累。  当初,他和朴灿赫商量,只能用情报引..(933字) - 桂中先知,2017年3月13日
    回复:   [B]第十二章各自使命[/B] [B]Y市,南山别墅区[/B]  “徐处,你是对的。”胡勇坐在车..(7090字) - 桂中先知,2017年3月13日
    回复:   [B]第十一章下落[/B]  “朴先生,虽然,他跑了,但是,还是有办法把他引出来。这个杀手可以很..(2609字) - 桂中先知,2017年3月13日
    回复:  [B] 第十章凶手[/B]  金东海当初特意在龙山杀掉朴鸿泰,是为了吸引警方的注意力。  虽然李慧..(6695字) - 桂中先知,2017年3月13日
    回复:   [B]第九章真相[/B]  二零一一年的某一天,在平壤富人居住区,一辆轿车驶入有警卫驻守的豪宅。..(8606字) - 桂中先知,2017年3月13日
    回复:  [B] 第八章接受委托[/B]  自从那次公安部试图揭穿他的真面目以来,周清已经决定没有必要进行面..(12114字) - 桂中先知,2017年3月13日
    回复:  [B] 第七章首次追捕[/B]  退伍回家那一年,深秋的风,与记忆中的感觉一样,还是那么的冷,。 ..(11262字) - 桂中先知,2017年3月13日
    回复:  [B] 第六章南北情报战  韩国,首尔  国家情报院..(6511字) - 桂中先知,2017年3月13日
    回复:  [B]  第五章调查[/B]  公安武警边防部队主要担负边境检查、边境治安管理和部分地段的边界巡逻..(12134字) - 桂中先知,2017年3月13日
    回复:    [B]第四章投身军旅[/B]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周清踏上了开往军营的列车,坐两天的火车,再坐..(12050字) - 桂中先知,2017年3月13日
    回复:  [B]第三章父亲[/B]  上午,朴灿..(8726字) - 桂中先知,2017年3月13日
    回复:    [B]第二章被害人[/B]  朴鸿泰不是注定在二十四岁的时候,死在一片荒山野岭里,他的生命不应..(4299字) - 桂中先知,2017年3月13日
    回复:    [B]第一章追踪者[/B]  清晨一个孤身跑步者,在与自己的痛苦搏斗着,对他来说,这是种折磨,..(4617字) - 桂中先知,2017年3月13日

Powered by:Dvbbs Version 6.0.0 (战争研究修改版)
Copyright ©2000 - 2002 AspSky.Net , 页面执行时间:93.750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