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登陆 注册 搜索 自选风格 论坛状态 论坛展区 我能做什么

>> 战争有关的模型、收藏品、游戏、电影、电视、文学等等……
战争研究论坛休闲区[战争周边] → [原创]中篇小说《暗流边缘》

  发表一个新主题  发表一个新投票  回复主题 您是本帖的第 7863 个阅读者浏览上一篇主题  刷新本主题   平板显示贴子 浏览下一篇主题
 * 贴子主题: [原创]中篇小说《暗流边缘》 保存该页为文件  报告本帖给版主  显示可打印的版本  把本贴打包邮递  把本贴加入论坛收藏夹  发送本页面给朋友  把本贴加入IE收藏夹 
 桂中先知 男,离线
  
  
  等级:一等兵
  文章:18
  金钱:176
  注册:2017-3-13
给桂中先知发送一个短消息 把桂中先知加入好友 查看桂中先知的个人资料 搜索桂中先知在[战争周边]的所有贴子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桂中先知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楼主

沙漠死神行动

  国防部作战处,处长办公室

  “首长有什么指示?”少将处长洪涛拿起内线电话问。

  “叙利亚政府同意向我们提供机场,俄罗斯国防部通知我们,也同意我们进入伊德利卜战区,并且允许我们使用相关空域,到时候会停止对伊德利卜市的空袭。”话筒里响起国防部长的声音。

  “明白,我会通知关飞。”

  “知道了。”

  洪涛听到挂电话的盲音,用手按了一下收线开关,再按一下0号键:“给我接暗箭大队。”

  “处长,我是关飞,有什么指示?”

  “有任务,你马上过来。”洪涛说完放下电话。

  直八运输直升机在傍晚时分把暗箭大队大队长关飞送到国防部。

  在洪涛的办公室,关飞审视着一份文件:

  “2018年7月25日,下午4时55分,俄国防部向我国防部传送一份情报。

  当天,大马士革时间,上午9时30分,俄叙联军已推进至伊德利卜省界,联军在打击极端组织的战斗中发现几具不同于阿拉伯人,波斯人种的尸体,还发现三具亚裔面孔的尸体。

  俄叙联军结束战斗以后,俄军驻叙司令部派人调查,通过审讯俘虏得知,这些身份尸体是东T恐怖分子,俄驻叙司令部立刻将情况上报给其国防部。

  俄国防部通过对外联络局将此情报通报给我国防部对外联络局。

  国防部长指示中国驻叙使馆派出武官,前往伊德利卜省战区俄军驻地辨认尸体,并且拍照将尸体特征传送回国。

  情报处通过人脸识别系统,确认几具尸体均为中国公民,三具亚裔面孔是汉族公民,其他尸体是新疆籍公民,确定东Y运组织输送武装人员,参与叙利亚内战。

  国防部根据情况命令情报处启用第三代天眼系列侦察卫星系统,对伊德利卜省进行全天监视,侦察,寻找着可疑踪迹。

  情报处所属图像情报分析室于8月20日,北京时间,下午1时25分,通过分析卫星照片在伊德利卜市,发现一名可疑人员,经核实身份,此人为东Y运组织长老-艾合·买合苏木,绰号白尾。

  经国防部长批准,此文件下发给作战处”

  “情报简报看完了?”洪涛看见关飞放下文件,问。

  “确定白尾在那里,暗箭大队随时待命,俄叙两国协调好了吗?”关飞坐在书桌对面,手里拿着在伊德利卜市区的一张大照片。这张宽度为30X30cm的航拍照片是一颗遥感照相卫星在五百公里高空的拍摄,照片中一个人站在院子时候拍摄。这个人就是艾合·买合苏木,绰号白尾。是东Y运组织(东TJ斯坦YSL运动)的核心骨干,是公安部A级通缉犯,也是国际刑警组织的通缉的恐怖分子。

  “你来之前,部长给我打过电话,叙政府愿意提供机库,俄军也愿意停止进攻。军委的意思是派一支小分队标定目标,打算用哪支部队参加这次任务?”

  “中东一直是一中队出任务。但是,现在他们在香港,三中队三分队在吉布提驻训,正在进行三个月的轮训,按训练计划,训练应该快结束了,从他们中挑选吧。”

  “人选有考虑吗?”

  “我打算去趟吉布提,亲自和林戈确定人员名单,这样稳妥点。”

  整个行动的计划制订需要一个星期,要根据叙利亚提供的机场的位置选择飞行路线,空降、越野行军以及潜伏地点,以此制定计划。

  关飞回到大队交接职务以后,打开电脑视频联系远在吉布提保障基地训练的三中队三分队。

  少校分队长林戈通过视频,敬礼:“大队长。”

  关飞看着显示屏说:“现在三分队训练的情况怎么样了?”

  “报告,三分队目前完成所有主要训练科目,只剩下三个基础科目。今天是休息日,正在组织休息,汇报完毕。”林戈说完,笑着问:“首长,是不是有任务?”

  “没错,初步的简报,现在发给你。”

  林戈坐在移动式指挥方舱内,左手拖着军用笔记本,右手打开收到的文件,确认完整接收到文件,说:“大队长,我这边文件已经收到了。”

  “我马上搭乘运20前往吉布提。到时候商量具体细节。”

  “明白,通话完毕。”林戈说完敬礼。

  吉布提,解放军保障基地

  在会议室,关飞问:“你打算选谁?”

  “这次行动我打算亲自带队,加上我一共四个人。”

  “这个小伙不错。”关飞拿着三分队名单,指着一个名字,“他是个活地图,还善于翻山越岭。”他指的是上士陆风。

  “我也要选他,他会阿拉伯语”

  剩下两个人,选的是中尉李明,上士武城,他们俩是狙击小组,还是一起入伍,一直形影不离,是最具默契的狙击小组。

  “好,叫他们过来一起制定计划。”关飞说。

  计划的五个部分必须同时完成,关飞亲自全面负责。

  首先是空投飞机,现在的运20鲲鹏运输机,经过改装以后,变得更加适合特种作战运输任务。

  第二件是大事,队员们的夜间跳伞,自由跳伞训练。进入伊德利卜而不致引起警觉的唯一方法是自由跳伞——高空跳下,低空张伞,即从八千米高空航行的飞机上自由落体跳下,在一千米以下低空打开降落伞。

  出席会议的,除了林戈的特战小队,还有运20的领航员和飞行员,他们负责把小队投送到制定地点。

  在会议室,有一张很大的办公桌。关飞从老家带来了一些放大的照片。他们要一起制订从空投区到他们的隐藏地的行军路线,还有潜伏地点。

  根据实际情况需要两个夜晚的强行军,中间的白天要找一个地方休息。白天行军肯定是不可能的,而且他们也不会走直线。林戈审视着一张前一天卫星拍摄的照片,照片显示天气很好,能清楚的看到目标建筑物和周围的建筑布局。

  狙击组长兼观察手上士武城看着地图说:“我们俩研究地图,觉得有两处适合做潜伏点。在目标建筑物正南到东南方向。”然后用手先后指了指两个地点。

  “好,空投区选择哪里?”关飞问。

  林戈指着卫星照片,说:“空投区的选择,这里大约在南边的四十公里处……这里一处小凹地。”林戈指着另一份地图中的一处山丘中的小凹地,大约200米长,150米宽,两边长满了青草,还夹杂着岩石。

  “这是最佳地点吗?”关飞问。

  林戈挠挠头说:“坦率地说,这差不多是能选择的最合适的着陆点。另一个地点距目标有七十公里。反之,再近点的话,他们会看到我们着陆。”

  根据地图,那个地点,在大白天是不成问题的,但在漆黑的夜空中,以每小时近200公里的速度飘落下来就很难准确着陆。届时将没有灯光为小队照明,地面上也没有火把为他们导向。这是一次从黑暗降落到黑暗的行动。

  “那就这里吧。”关飞说。

  “好,我去作准备。”运20的领航员直起腰来,他将要忙碌一下午。他要负责让飞机在不开灯的情况下穿越没有月光的夜空,飞到空中的特定地点,这样,四个人从飞机往下跳的时候,能够根据风向和风速找到那个小小的山坳。四个人如果飘向下风处,他也要计算出会飘移多少距离。

  直到黄昏时,所有相关人员在会议室再次碰头了。这次行动,特战小队要潜入叙利亚反政府占领区,目标人物所城市伊德利卜市。

  小队潜入该市负责标定目标引导无人机进行打击。如果无人机不具备空中打击的条件或打击失效,狙击小组接手任务,狙杀目标人物。任务完成以后撤离,无人机提供掩护。

  关飞制定好计划上报给作战处。

  林戈和陆风继续在地图上试图寻找更好的行军和撤退路线。

  李明和武城着根据预定潜伏地点和目标地点的距离,高度,寻找合适的地点。再根据各种天气情况,模拟狙杀任务的条件,修正弹道参数。

  2018年8月27日,叙利亚,某处空军基地

  一座机库外站着一队叙利亚士兵,现在这座机库已不准任何其他人进入,里面停放着机身没有任何标识,只是涂装着全黑的两架飞机,一架运20鲲鹏运输机,一架察打一体的猎鹰无人机(虚构)。

  关飞随行的情报支援小队已经搭建好野战指挥系统,做临时指挥室。

  四人特战小队,把自己的装备集中放到机库的一角,包括四只大背包,有水瓶、头盔、皮带、武器、压缩饼干、弹药、急救包等等。每个人要背负的背包将近四十公斤,而且里面的每一件物品都有可能是至关重要的,现在他们将休息到行动开始。

  凌晨,关飞看着作战指挥信息系统显示屏上,显示着各种信息。主屏最上面的数字时钟,分别显示着:北京时间6:27:34,大马士革时间0:27:34

  主屏幕以3D动态感知系统,显示着所有必要信息。以红色标注运20,猎鹰的位置,用黑色标注着伊德利卜省各反政府武装力量的势力范围,用蓝色标注着买合苏木的小楼位置。

  通讯参谋确认各项系统正常运作,转身面向关飞:“报告,天盾作战系统一切正常,与死神小队,黑雁,猎鹰信息对接完成,一切正常!”

  关飞拿起对讲机说:“我命令,沙漠死神行动开始。”

  运20后舱门打开,跳板放下来了,四人特战小队,每人收拾好了自己的背包,最后的一件物品是携带装备的皮带,那是一条结实的网状皮带,有许多口袋,着陆后这些袋子都要卸下来系在腰上。他们与跳伞引导员和货运引导员一起坐在沿舱壁的座位里,系上安全带并等待着,跳板收起,舱门关闭。

  二十分钟后,一辆牵引车把运20拖到了外面的停机坪上,机组人员——驾驶员、副驾驶、领航员和机械师,各自做起飞前的最后检查。

  五分钟后,运20缓缓驶入滑行道,在跑道一头,机长用力把油门杆推到顶,运20从跑道开始加速滑行,等到抬轮速度,机头抬起5度,到达起飞速度,后轮缓慢的脱离地面飞入了漆黑的夜空。

  运20起飞以后,四名战士可以解开安全带的扣子并借着头顶上淡淡的红灯在机舱内来回走动。林戈走到前面,登上梯子走到驾驶舱,与机组人员打了个招呼。他们在四千米的高度飞向伊德利卜方向,然后开始爬升到八千米的上空。

  运20保持高度平飞,在寂寥的星空中显得形单影只。

  其实它并不孤独。在附近空域,一架A-50“中坚”预警机奉命时刻注视着运20周围和身下的天空。如有任何不明信号雷达一旦开机,将会立即遭到攻击。为此,携带着X-58和X-31II反雷达导弹的两架苏-30MⅡ战斗机飞翔在A-50的下方。

  那天夜晚在空中负责掩护的俄军编队,谁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他们只是按命令行事。

  距空投点还有四十分钟时,领航员闪动一只指示灯,于是最后的准备工作开始了。四名战士系上了他们的主降落伞和备用降落伞,前者系在肩下,后者在背上。然后是背包,倒挂在后背上降落伞下面,尖头部位伸到两腿中间。武器—挂着消音器的步枪挂在身体左侧,个人氧气瓶扣在肚子上。

  最后,他们戴上头盔和氧气面罩,并把后者接上了中控板。中控板是一个大餐桌一样的框架结构,里面挤满了氧气瓶。当每个人都舒舒服服地吸上氧气后,飞行员得到通知,开始把机舱里的空气抽到夜空之中,直至机舱内外气压达到了平衡。

  这个过程差不多花了二十分钟时间。然后他们又坐下来等待。距空投点还有十五分钟,货运引导员收到飞行甲板传出的信息。他告诉跳伞引导员做手势,让战士们把氧气供应从主控板转到各人自己的小瓶上。每一只小氧气瓶可提供三十分钟的氧气,空投过程他们将需要三至四分钟的氧气供应。

  这时候在飞行甲板只有领航员确切地知道他们处在什么地方,特战小分队完全信任同事会在合适的位置将他们投下去。

  现在货运引导员频繁地用手势与战士们联络着,最后他双手指向控制板上方的灯。货运指导员耳机里传来了领航员的指示。

  战士们站起来开始移动,像宇航员那样背负着他们的装备,缓慢地走向尾舱门。跳伞引导员也用移动式氧气瓶呼吸着,与他们一起走过去。他们在紧闭的尾舱门前站成一排,每人都在检查身上的装备。

  在尚余四分钟时,尾舱门降下来了,他们注视着外边八千米高空黑洞洞的空气。又是一个手势信号,跳伞引导员举起手竖起了两根手指,告诉他们尚余两分钟。战士们拖着脚走到尾舱门的边缘,看着舱壁开口处两侧的电灯,此刻还未开亮。红灯亮了,风镜拉下。绿灯亮了……四个人走到舱门边缘,背向机舱跳下去,双臂张开,脸朝下。运20在他们的面具下闪了一下飞走了。

  在野战指挥室的,关飞一边盯着指挥显示屏的3D动态地图上四个红点的落向地面,还看着主屏幕旁边副屏幕上四名队员战术头盔摄像头传输的画面。

  陆风在领路。

  他们稳定姿势之后,毫无声息地在夜空中下落了五千米。在1000米空中,自动压力操作系统弹开了降落伞。林戈看到身下50米处的人影似乎停止了移动。就在同一秒钟,林戈感觉到他自己的主伞打开时的震动,方块伞开始受力,下落速度从每秒89米降到了10米,缓冲器承受了部分冲击力。

  在300米高度,每人都解开了挂在背上的背包扣锁,小心地让它滑落到自己的双腿,然后勾在双脚上。降落时背包会一直勾在脚上,直到距地面30米时才离开双脚,改由一条全长约4米的尼龙绳吊着它。

  林戈看见陆风的降落伞飘向自己的右方,于是他跟了过去。夜空如洗,星星清晰可见,群山的黑影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接着林戈看见了草坪。

  李明是直接落到了空投区的中央,跳在柔软的草地上。林戈扔下绳子系着的背包,转过身,在空中停了一下,感觉到背包落在了他身下的地面,然后双脚缓慢地踩到了地上。

  武城从他的头顶上方飘过去,又滑翔回来,在五十米远处着陆了。林戈在松解降落伞。他没看见陆风的降落。

  陆风降落在一百码远处,但没有落在草地上而是落到小凹地的边缘。

  武城落地以后,熟练的解开伞具,打开头盔上四目夜视镜,解下左腋下美制M21狙击步枪警戒周围,后续三人安全的着陆,拿起武器警戒各自的方向。

  “大家怎么样?”林戈轻声的问。

  “洞两完好”

  “洞三完好”

  “洞四完好。”

  四人顺利落地,之后把张开的降落伞捆扎好,就地挖坑掩埋。

  “报告基地,死神小组,四人安全降落。”林戈握着QTS11-1式突击步枪(虚构)警戒的看着远处说:“洞两,洞三警戒,洞四确认武器装备!”

  “明白!”中尉李明解下背上的箱子,快速而熟练的组装QBU10-1(虚构)式12.7mm狙击步枪,组装完成以后轻声说:“报告,武器完好。”说完把QBU10-1背上,拿起M21狙击步枪。

  “收到。”林戈接着说:“洞两,确认位置。”

  “明白。”

  他们在黎明前可以安排五个小时的行军,黎明前一小时他们离开山谷。

  上士陆风在前面侦察。每当翻上一道山梁之前,他总要先蹲伏在地上观察山梁对面的情况,以免措手不及。

  路线是上行的,他脚步沉重地行走着。他可以背负50公斤装备比大多数空着手的人走得还快。

  经过九十分钟的强行军,他们穿过几道山梁,翻过两座丘陵,已经走了12公里。最后,慢慢放亮的天空迫使他们寻找一个藏身之所。

  林戈选择了悬崖下的一条水平的石缝,外面有干枯的杂草作为屏障,下面有一个干涸的旱谷。在夜色褪尽前的最后一段时间里,他们吃了一些干粮,喝了几口水,在身上盖了一层稀松的伪装网,躺下来睡觉了。放哨观察分成四班,林戈值第一班。

  上午十点,他把陆风推醒。上士值班警戒,他去睡觉了。下午四点钟,武城在林戈肋骨上捅了一下。林戈睁开眼睛,看到武城把食指贴在自己嘴唇上。林戈听了听。从他们身下十米的旱谷里传来了阿拉伯语的说话声。

  陆风也醒了,他扬起了一条眉毛。林戈用手指了指陆风的耳朵,陆风倾听了一会儿。对方共有四个人。陆风在十分钟内大慨听明白他们是一个巡逻小组,而且已经疲劳了想在那里扎营过夜。

  小队需要在晚上六点钟动身,那时候夜幕刚降临,他们需要利用晚上的每一个小时走完剩下的路程,到达目的地。林戈也许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寻找适合他们隐蔽和观察的地点。

  下面旱谷里的对话表明,这些人要去找一些木柴,在灌木里点上一堆火。他们肯定会到灌木里,向死神小队藏身处查看一下。即使他们不来小分队也要等几个钟头,等他们全都睡着、睡死以后才能溜走。没有其他选择。

  林戈做了一下手势,另外三人抽出了他们随身佩带着的匕首。小队四人悄悄地走过乱石堆进入到了旱谷里。

  他们干完后,林戈翻了一下这些尸身上的番号。他注意到他们身上没有任何标识。应该是某支反政府武装巡逻队。这些人全都长得瘦长结实,身上没有一丝脂肪,在这里翻山越岭一般不会走累。

  小分队又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把四具尸体拖入石缝里,割开巡逻队的伪装帐篷做了一块篷布,并在篷布上装饰了灌木、芦苇和青草。他们忙完之后,需要十分锐利的眼光才能发现悬崖下面的这个隐藏处。幸好这支反政府巡逻队没有无线电,他们很可能都是在返回后才去基地报到。现在他们永远不会返回了。如果运气好的话,两天以后才会有人想起他们。

  夜色变浓时,战士们又上路了。他们努力在星光下辨认着地图上那些山丘的形状,按照指南针指示的方向朝目的地挺进。

  陆风携带的地图制作得很精美,是根据卫星航拍照片由电脑绘制出来的,显示了从空投区到潜伏地之间的路线。每隔一段时间陆风就停下来,用北斗单兵信息终端测定一下方位,并借着笔形电筒看一下地图,以核对他们的行走方向和进度。方向和进度都令人满意。他们估算还需要行走十五里。

  天亮前两个小时,他们看见前面出现一座城市庞大的黑影。

  特战小队潜入城区。此时的街道,没有什么人,叛军的巡逻,没有预想的严格。

  领路的陆风在一处巷尾停下,看了一眼地图,指着前方一座清真寺:“报告,A点在我正前方200米。”然后他拿出望远镜观察清真寺周围,“清真寺门外停着一辆卡车。”

  林戈走到陆风旁边,接过望远镜,扫视清真寺周围,说:“去B点。”

  “明白!”陆风继续领路。小队改变方向前往B点。对于路线陆风早已熟记与胸。

  当小队到达一处楼顶有一半被炸毁的建筑物前,陆风停下举起右手示意停下,其他队员停下展开扇形警戒周围。陆风用单兵信息终端确认位置,用枪口指着破损的楼顶,说:“队长,正前方那栋楼就是B点,确认无误,完毕。”

  “前进”林戈说完,小队按搜索队形警戒搜索前进,进入大楼一层,走到通往二楼的楼梯前,林戈停下,挥手示意,其余三个人熟练的散开,按标准程序在一楼,进行警戒搜索寻找可疑人员。

  “洞两确认安全。”

  “洞三确认安全。”

  “洞四确认安全。”

  林戈听到三个人的回复说:“好。”

  三名队员陆续完成搜索,回到林戈面前。

  林戈看着陆风说:“设置绊雷。”

  “明白!”陆风从双肩包拿出小型红外感应摄像头设置在一楼大门梁顶上面,再拿出一个激光激发式阔剑雷,放在二楼楼梯口的角落。

  小队安静的通过楼梯上到残垣断壁的七楼,再次确认这个楼层没有任何威胁。战士们完成以后,在潜伏点汇合。每个人取出伪装网,把他们的藏身处装点得难以察觉。

  陆风看着地图说:“目标应该在我东南方向。”

  林戈拿起单兵数字侦察望远镜,单膝跪地着走到破碎的窗前,伸出物镜观察东南方向,说:“方位127,距离约1000,洞三,洞四。”

  李明和武城单膝跪在窗前,武城拿起观测望远镜看了一眼之后递给李明。李明接过观测境看见一栋被院墙围绕的独栋土坯二层小楼,说:“侦察目标,确认完毕。”

  “好!”林戈打开随身携带的北斗4单兵信息终端联系指挥室:“报告基地,死神小队顺利到达侦察点,沙漠阶段完成,准备执行死神阶段,完毕。”

  李明布置好狙击阵地,给瞄准镜套上伪装网。然后,趴下把QBU10-1式狙击步枪放在面前,眼睛放在瞄准镜看了一下,转头说:“视野可以。”。

  武城架好三角架和望远镜,拿出伪装网把望远镜的目镜包起来的难以察觉,说:“队长,狙击阵地准备完毕。”他们要避免镜面被阳光照射而形成反光暴露位置。

  林戈看着手表说:“第一班还是我,你们睡吧。”

  在机库,关飞收到林戈的消息,命令机务小队准备猎鹰无人机。

  随行的机务人员开始展开折叠的机翼,他们还要给两个机翼上各挂载着两枚AKD13空地导弹(虚构)。再对机身的外观和操作系统进行检查,确认无误以后,回到机库内,机务组长向关飞汇报:“报告,无人机各项性能正常。”

  关飞命令猎鹰无人机起飞,远在中国的两名无人机操作员坐在无人机操作平台前,无人机驾驶员看着飞行显示屏,双手放在操纵杆前,驾驶猎鹰无人机离开机库,沿着滑行道刻着的行车线,滑行到跑道的起飞点,机头对准跑道的中间线以后停下,

  猎鹰驾驶员得到起飞许可,握住油门杆用力一推,猎鹰无人机开始加速,等到起飞速度抬起机头飞向天空

  40分钟后,“报告,猎鹰进入预定空域。”猎鹰驾驶员报告。猎鹰无人机可以在2万米高空巡航8个小时,配备着最先进的标枪-2设备(虚构),其搭配远红外和热成像雷达可以穿透云层,雾,雪,携带的照相机可以在两万米的高空,清楚的拍摄到报纸的文章内容。

  关飞在机库指挥室,通过猎鹰无人机的摄像头清楚的看到买合苏木的所在小楼。

  上午8点刚过,一辆越野车出现在目标住处的大门前面。

  陆风通过观测望远镜,看见从副驾驶座下来一个中年人。他轻声说:“队长!”

  林戈听到耳麦里的呼叫,立马睁开眼睛蹲着走向窗户,拿起单兵数字侦察望远镜对准这个中年人,说:“报告,出现一名可疑人员,身穿绿色迷彩服,亚裔人种,年龄约40岁,完毕。”他说完用单兵数字侦察望远镜对准中年人,画面实时传输回指挥室。

  通讯参谋截取中年人的照片,输入人脸识别系统进行识别,系统很快识别出中年人的身份:“报告,身份确认,张辉,绰号夜鹰,东Y运核心骨干,主要负责对外联络。”

  关飞看着张辉的个人资料说:“转送情报处。”接着用电台说:“洞幺,可疑人员身份确认完毕。也是东Y运组织核心成员,也在处决名单里。”

  “洞幺明白”

  张辉刚进入院子,从房子里走出一个人,是买合苏木,张辉走到买合苏木面前,两个人站在院子里打招呼。

  林戈用望远镜对准买合苏木:“报告,目标出现,请求实施死神行动,完毕。”

  关飞拿起电台话筒:“行动,完毕。”放下话筒以后说:“黑雁,前往预定接应地点。”

  “黑雁收到!”回到空军基地的运20,再一次从跑道起飞。

  “猎鹰开始执行打击任务,完毕。”在2万米高空警戒的猎鹰无人机,开始盘旋着下降高度,到达一万米的时候保持高度。接下来是武器操作员开始操作,猎鹰打开机腹下的观瞄摄像头的防尘保护盖。

  观瞄摄像头左右动一动,然后面向目标庭院,等捕捉到两个人,无人机操作台前的屏幕出现张辉和买合苏木的脸,系统自动标注跟踪两个人。

  武器操作员打开无人机的激光引导装置对准院子,左手食指轻轻的放在导弹发射按钮上,没有任何迟疑的按下发射按钮,说:“猎鹰报告,两枚AKD13,发射完毕。”猎鹰无人机随着武器操作员的指令,左右机翼外侧挂着的两发导弹脱离挂架飞向目标。

  林戈听到耳麦里武器操作员的回复,用望远镜盯着院子。导弹由远到近划过空气的声音越来越清晰,正在院子里寒暄的张辉和艾合·买合苏木也听到声音,两个人先是本能的抬头看向声源方向,再等他们反应过来要躲避的时候,两枚导弹同时击中院子,顿时掀起一股浓烟。

  林戈用望远镜对着残垣断壁像鹰一样扫视,随着浓烟散去一具只剩上半身躯干,半个脑袋的尸体很快进入望远镜框内。他打开望远镜上的激光指示灯,说:“报告,一名目标确认死亡,正在寻找另一个目标。”

  关飞通过猎鹰的摄像头传输画面,清楚的看到了导弹击中院子的画面,他听到林戈的话,说:“放大那具尸体。”

  无人机操作员放大尸体,虽然只有半个脑袋,但是,那就是张辉。

  林戈继续在瓦砾中搜寻,他看见一名武装份子扶起一个满身血迹的白头发的人,他果断的说:“洞三!!”

  “距离1050米,风向东南,风速5米每秒,子弹下降率。。。。。。可以射击!”武城刚说完。

  李明的左手完成密位调整,眼睛通过瞄准镜的十字线对准狙杀目标的脑袋,手指扣动扳机,“砰”的一声巨响,他通过狙击步枪上的高倍瞄准镜,看着子弹飞向目标。

  林戈也通过望远镜看着子弹飞向艾合·买合苏木,子弹击中目标的那一刻,他清楚的看到艾合·买合苏木的整个脑袋都没了,他放下望远镜说:“撤!”接着:“报告,两名目标确认死亡,任务完成,正在撤离,完毕!”

  “知道了,黑雁已经起飞前往接应点,完毕!”关飞回话。

  李明快速背上QBU10-1式狙击步枪,武城收好观测支架,望远镜。

  小队开始前往预定接应点。陆风通过北斗4单兵信息终端,看到无人机的侦察画面看到:“队长,过了前面两个街停着一辆越野车。”

  林戈说:“走!”

  特战小队快速跑过两个街区,刚到街角看见车内坐满武装份子,果断说:“干!”

  武装份子还没反应过来就死了,四人跑过去拽下尸体,坐上越野车趁叛军没有封锁出入口之前离开了这座城市。

  25分钟后,一辆越野车行驶在沙漠中。

  林戈用单兵电台说:“基地,死神小队即将到达接应点,完毕。”

  关飞看着主显示屏说:“基地收到,黑雁已经到达预定接应地点。完毕”

  “收到,完毕!”

  5分钟后,林戈看着北斗4单兵信息终端上的地图显示的坐标点,说:“我们到了!”他开始呼叫:“黑雁,这里死神一号,听到请回话,完毕。”

  “死神一号,我是黑雁,完毕。”

  “黑雁,我队已到达接应点,一辆黑色越野车,由南向北行驶,完毕。”

  在运20驾驶舱内,“收到,马上前往接应,完毕。”机长向副驾驶说:“开始下降高度。”

  大约4分钟以后,林戈听见:“死神一号,我是黑雁,我已经看见你们,准备接应,完毕!”

  “收到,完毕!”陆风驾驶着越野车行驶在沙漠中,听见远处逐渐响起航空发动机的引擎声,并且声音越来越近。

  林戈通过车门上的后视镜看见运20正在慢慢的降低高度,超低空飞向自己。运20在越野车左后侧100米处保持同速飞行,他从车窗伸出手臂,伸出拇指,说:“黑雁,我看见你了,完毕。”

  机长用望远镜通过驾驶舱的挡风玻璃看到了林戈的手势,飞机缓缓加速超过越野车,在越野车前方距离200米处,与越野车保持同速。

  陆风驾驶越野车缓慢加速,看见后舱门打开,跳板贴着沙地,脚踩油门,驾驶越野车准确的驶入机舱。

  林戈下了车,用单兵电台说:“报告基地,死神小组顺利登上黑雁,完毕。”

  “收到,回收猎鹰。”关飞说。

  盘旋在天空的猎鹰无人机,在无人机驾驶员熟练的操作下,开始减速,下降高度,在地面滑行,折叠机翼,然后对准运20的后舱门加速,一套操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机械师看着猎鹰完全进入机舱,关闭后舱门:“报告机长,猎鹰无人机顺利回收,后舱门关闭。完毕。”

  “收到,完毕。”机长回复关飞,说:“报告基地,死神小队,猎鹰的接应任务完成,黑雁开始返航,完毕!”

  “收到,完毕。”关飞说完站起来看着通讯参谋说:然后看着说:“凌参谋,上报作战处,我部顺利完成沙漠死神行动。通知俄叙两军的联络官,我们的任务完成,等黑雁回来,我们就走。”

  “明白。”

  一个小时后,运20运载所有人员,离开叙利亚继续向南航行飞往吉布提。

点击查看用户来源及管理<br>发贴IP:*.*.*.* 2021-5-17 18:48:03

本主题贴数18,分页: [1]

 *树形目录 顶端 
主题:  [原创]中篇小说《暗流边缘》(395字) - 桂中先知,2017年3月13日
    回复:  沙漠死神行动  国防部作战处,处长办公室  “首长有什么指示?”少将处长洪涛拿起内线电话问。  “..(21675字) - 桂中先知,2021年5月17日
    回复:  老兵  深夜,一个着装脏兮兮的中年流浪汉,手里拿着酒瓶,身上散发着浓厚的酒味走进一处巷子,巷内是一..(11033字) - 桂中先知,2021年5月11日
    回复:  断箭  那是二零一二年一月的某一天  周清已经是一名班长,他正带领一班在射击训练场进行手枪射击训练..(15051字) - 桂中先知,2018年4月26日
    回复:    第十四章 各方汇集    周清给朴灿赫打电话,“我想我已经弄清楚了您儿子..(8896字) - 桂中先知,2017年3月13日
    回复:  第十三章凶手     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起,朝鲜经济开始出现衰退并逐渐恶化, ..(5192字) - 桂中先知,2017年3月13日
    回复:  第十二章 调查结论    胡勇驾车到参花街一带进行走访,这一代沿街的商户比较多,他挨家挨..(4084字) - 桂中先知,2017年3月13日
    回复:    第十一章 女孩儿的身份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五日,朝鲜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决..(6465字) - 桂中先知,2017年3月13日
    回复:    第十章 关键人物    在三合镇外,他遇到了哨岗,根据服装看出是边防派出所设置的临时..(7471字) - 桂中先知,2017年3月13日
    回复:    第九章 接受委托  自从那次公安部试图揭穿他的真面目以来,周清已经决定没有必要进行面..(4886字) - 桂中先知,2017年3月13日
    回复:     第八章 联络途径    朴灿赫陪着妻子回到沈阳,朴灿赫安抚好妻子,看着妻子脸上带着..(5371字) - 桂中先知,2017年3月13日
    回复:  第七章 首次追捕    那是退伍回到家的那一年,深秋的风,还是那么的冷。  ..(11285字) - 桂中先知,2017年3月13日
    回复:     第六章 立案 ..(4660字) - 桂中先知,2017年3月13日
    回复:  &..(4253字) - 桂中先知,2017年3月13日
    回复:    第四章 军旅生活(二)    最后的考核通过的只有九人,他们再次坐上直升机。    ..(5251字) - 桂中先知,2017年3月13日
    回复:    第三章 军旅生活   周清踏上了开往军营的列车,坐两天的火车,再坐半天的卡..(10240字) - 桂中先知,2017年3月13日
    回复:    第二章 被害人    朴鸿泰不是注定在二十四岁时死在一片荒山野岭里,他的生命不应该那..(5473字) - 桂中先知,2017年3月13日
    回复:      第一章 追踪者    清晨一个孤身跑步者,在与自己的痛苦搏斗着,对他来说,这是种..(4773字) - 桂中先知,2017年3月13日

Powered by:Dvbbs Version 6.0.0 (战争研究修改版)
Copyright ©2000 - 2002 AspSky.Net , 页面执行时间:109.375毫秒